攻壳机动队的中国背景 | 知乎

转自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969764

回答一波吧,攻壳世界观中最重要的背景就是三战和四战,三战是核大战,四战是非核,两次世界大战促进了科技的进步。

设定中有一颗陨石砸到了北京,据说是极大促进了中国的民主化进程。当然,全世界都有流星雨,最大的那一个好死不死落在北京了就是。

三战是美国和欧洲互掐,互相扔核弹,导致了欧美经济的极大衰退。并且导致了美国最终三分。

柏林被扔了一颗核弹

1996年9月的时候,美国自己内战分裂,分为帝国主义美利坚、美利坚合众国、美苏联合这三个国家,美帝继承了老美国大部分的军事实力和国际政治实力,但是经济岌岌可危。

美国分裂之余,同月日本的东京还被扔了核弹,日本的首都圈全灭,据我个人怀疑应该是美帝扔的,为的是震慑日本,震慑日本的小心思蠢蠢欲动。

之后日本冲绳被中国扔了一颗核弹,为的是防备美帝对东亚下手,冲绳美军基地你懂的。第二部中有中国外交部长去冲绳祭拜,也是因为这件事。

@红茶派

1996年末,三战结束。大规模投放核武器的美帝取得胜利。

1999年,由于三战的影响,没有遭遇核大战影响的东亚经济突飞猛进(日本开发出了可以清除核污染的科技所以在世界经济领域占据相当高的地位),引起了欧美的不满,于是欧共体联通美帝对亚洲诸国宣战,由于战前达成不使用核武器的共识,也被称为非核大战,也因此极大地促进了科技的进步。

在第四次世界大战的末期,中国宣布参战,加入亚洲诸国一边,失去平衡性的战争迅速结束,以亚洲胜利结束。

2005年,亚洲联合成立。

自此,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和美帝平分秋色。

@snowconey

而且也不是宣扬的中国威胁论,第二部中担当正面角色的女总理很明显是个亲中的中立派。主要宣扬的还是美帝威胁论,整个第二部就是以此为主线的。

@不可以有空格哟

@小色怡情

@罗晨

年表有敏感词,被要求修改了,各位。想要查看攻壳中三战四战的话,年表可以查询士郎正宗・青心社『アップルシードDATABOOK』年表


转自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360129

我想非常简单地说明我的观点,这个观点来源于曾经的一些论战——我曾经非常执着于纠正很多人对攻壳TV版的看法,因为很多人将剧场版捧得过高,又将TV版贬低的一无是处。

剧场版与TV版的关系,除了他们都是对漫画原作的扩写和改变之外,由于剧场版和TV版的时间差异和这两个版本制作者的师徒关系,TV版中不乏对剧场版的再创作(包括调侃、隐喻、扩充、修改和致敬)。但总的来说这两个版本,就如同两条分离的世界线一样,各自呈现自己截然不同的特点。

押井守的攻壳的特点是“哲学思辨”。从95版攻壳中“灵魂与人”到《无罪》中“玩偶与人”,本质上都在提问“何为人类”,剧场版的攻壳机动队所探讨的是完全形而上的东西,其语言就如同哲学论著一般。剧本的节奏,镜头的运动,都充满了哲学思辨式的风格。押井守是以这样一个前提引导观众思考的——当人类的机体能完全转化为机械(赛博格化),那么决定人是人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所以剧场版有很多语焉不详的台词,言有尽而意无穷的镜头,以及如同参禅一般节奏平滑的故事。并不是很容易读懂,这也是为什么能吸引人一遍一遍地观看和思考。

而神山健治的攻壳TV版的特点应该是“社会观察”。由于TV版的篇幅很长,因此可以详细的论述理论、埋设伏笔、完善形象,而且可以展现更宏大的舞台,讲述时间跨度更长的故事,最重要的是,选择一个观察整个社会的视角。TV版的独特之处,在于其选择表现的矛盾。让我们回忆一下那些传统的、经典的赛博朋克作品。无论威廉·吉布森、罗杰·泽拉兹尼还是尼尔·斯蒂芬森,他们都选择描绘一个已经成型了的、赛博朋克式的未来世界,在个世界是“高科技低生活”的,他们直接描绘其中的人们的故事——但很少有故事会选择讲述整个社会在走向这个赛博朋克世界的过程中,社会发生的矛盾,而《攻壳机动队》的TV版其独到和精彩之处,正在于它敢于描绘这个过程。一个正在“赛博朋克化”的社会中,人们心中诞生了怎样的迷惘、怎样的绝望,又给社会和政治怎样的变革,这是TV版所展示的东西。

押井守在思索“赛博格化之后,人将变成什么”,而神山健治的作品思索的则是“赛博格化进行的过程中,这些蜕变的人组成的社会将是什么样子?(人们如何工作,如何生活?政治体质如何运行,国家外交又变成了什么样子?)”——这就具有了社会实验的性质。TV版将剧场版中95版未能完全展开、《无罪》完全淡化的政治元素和社会元素完全展开,因此我们看到了模因感染,看到了政权更迭,看到了新的技术蕴含着的新的危机,现在看看攻壳TV版,会惊异于其恐怖的前瞻性,这样的格局和视点,在整个日本科幻作品中都是十分少见的。

攻壳机动队的剧场版和TV版所展示的东西是一体两面、互为表里的,你很少能见到一个作品有不同的版本,彼此迥然不同又能相互补充。这就是为什么在所有的科幻题材动漫作品中,《攻壳机动队》能如此鹤立鸡群。95版的最后,素子/傀儡师遥望远方自语“应该去哪儿呢,网络无限宽广。”,TV版则有笑面男的自问“Or should I?”;95版中思考战车在废弃的博物馆中向素子射击,沿着生命之树一路开火,停在了“人类”这条拉丁文的下面,TV版中塔奇克马高升欢歌着与世界告别,替它跨出了迈过人类界限的一步;在《无罪》和《SSS》中,素子以不同的形式离开,又以完全不同的形式归来,但是之间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相似之处。攻壳机动队的TV版和剧场版,这对师徒,相互为彼此说完了对方没能在自己作品中详述的思想。

参考资料


如果本文对你有帮助,欢迎投食

CentOS 7 使用代理服务器 陈力就列,不能者止。 论语 季氏